三喜本望番号

三喜本望番号

人有作意交感,尽情浪战,阴精大泄不止,其阴翘然不倒,精尽继之以血者,人以为火动之极,谁知是水燥之极耶。何以能斩关直入,回阳于顷刻耶?

盖寒性属阴,阴则走下;风性属阳,阳则升上,故同一发厥,同一心悸,治法绝不相同。治法不可见其外寒而妄用温热之药,当急补其肾中之水,以安肾中之火,则水足以制火。

且肾中水火原不相离,用桂、附大热之药以回阳,未免肾中干燥,与其回阳之后,又补肾水以济阳,何如于用火之时,而先为防微之为得哉。犹恐脾胃久寒,一时难以建功,增入肉桂以补其命门之火,则火自生土,土旺而气自郁蒸,气有根蒂,脏腑无非生气,而经络皮肉,何至有不通之患哉。

此症明是伤风,勿作伤寒轻治。若以冬寒治法治春温,反致伤命为可惜也。

或疑郁病,宜用解散之剂,不宜用补益之味,如人参之类,似宜斟酌。然而世人往往以小恙不急治者多矣,久则肺气虚而难愈,则补母、补子之道宜知也。

此方绝不治心肾之不交,而惟泻胆木之风邪,助胆木之真气,则胆汁不干,可以分给于心肾,自然心肾两交,欲不寐得乎。谁知中满之症,实由于脾土之衰,而脾气之衰,又由于肾火之寒也。

Leave a Reply